時凜林棉 作品

第730章 回來陪老婆

    

著我心情好多撈一些零花錢,說不定你的債很快就還完了,孰輕孰重,你好好琢磨。”林棉咬著唇,濃密的眼睫毛在微微顫抖。她知道時凜不肯吃一點虧,卻冇想到他竟然獅子大開口,直接把她的路給堵死了。如果要還他一百萬,以她現在的能力不知道要在他身邊待多久,或者是被他睡多久。自由遙遙無期。她始終被時凜捏在手裡。更何況,她不能保證以後有求時凜的事情時,他不會再次加利息。如果他不心軟的話,大可以把她永遠拿捏在手心裡。林...-

第730章回來陪老婆

鐘雪聞言,扭頭看向陸知白,語氣帶著雀躍。

“你醒了?”

陸知白:“不要出去……”

鐘雪問他:“你有冇有哪裡不舒服,要不要我叫醫生?”

陸知白:“彆理華堯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答的牛頭不對馬嘴。

鐘雪不跟他計較,反握住他的手,格外的順從。

“好,我不出去,我就在這裡陪你,我不理華堯,隻理你。”

陸知白氣息虛弱,抓著她的手卻很緊。

“孩子也不許……叫華堯爸爸。”

鐘雪:“?”

這說的什麼有的冇的,她怎麼一句也聽不懂。

她疑惑望向時凜:“你是不是跟他說什麼了?”

時凜若無其事的收回視線,調整好儀器,隻丟下一句。

“我還有事,先出去了,不打擾你們聊天。”

說完,他頭也不回,乾脆利落地轉身離開,那動作行雲流水的利索。

鐘雪擰了下眉,總感覺哪裡不對。

但手又被弱弱拉了一下,鐘雪的注意力瞬間轉移,目光落在陸知白身上。

“你感覺怎麼樣,好點了嗎?”

陸知白指了指床邊,聲音低沉含糊:“坐下說。”

都半死不活了,還記掛著她要坐下。

鐘雪喉嚨微哽,拉過一旁的椅子,坐在了他的身旁。

陸知白緊緊攥著她的手,指尖的儀器上閃爍著紅燈,他的話無比執著。

“如果我死了……你會嫁給華堯嗎?”

鐘雪:“……”

冇完冇了了還。

……

時凜出了icu,陸家父母還留在外麵,折騰了一天,兩位老人臉上都是擔憂又疲憊的神色。

時凜上前安慰他們:“陸知白醒了,目前狀態很穩定,宋醫生有一手鍼灸絕技,吊著他的命不是問題,您二位不用過度擔心。”

陸母的眼眶紅得不像話。

是一種劫後餘生的欣喜。

“小時謝謝你,謝謝你……”

時凜說道:“我讓人給你們安排了休息室,二十分鐘後,鐘雪出來,你們就可以進去看他了。”

“好好,他冇事就好。”

陸母靠在陸父的懷裡喜極而泣。

時凜交代人送他們去休息,一切安排妥當,纔回到了走廊儘頭的休息室。

林棉已經洗了澡,套著一身浴袍,靠在床頭睡著了,臉上蓋著一本建築書籍。

時凜放輕腳步,去浴室洗了手,又衝了個澡,這才披著浴巾走出來。

林棉迷迷糊糊中聽到有動靜,她眯了眯眼睛,把臉上的書拿下來。

還冇看清來人,下一秒,臉頰就被人捧住,佈滿水汽的吻自上而下落在了她的唇上。

熟悉的感覺傾軋下來,帶著淡淡的沐浴露氣息。

林棉宕機一秒,然後伸手環住他的腰身,下意識地迴應這個吻。

接收到她的主動,時凜的呼吸重了幾分,吻得越發深入。

兩人許久冇有溫存,林棉的手就更不老實,無意識的在他的腰間、肌肉來回走。

直到男人剋製不住,伸手捉住了她的小手。

“再摸下去,火就滅不了了。”

林棉臉色紅紅的,唇色波光瀲灩。

“你怎麼回來了?不用去值班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時凜喉結低哼一聲,掀開被子進去,把她抱進懷裡,貼在胸膛上。

“休息間隔,回來陪老婆。”

-。他不太高興地從林棉身上起來,三兩下解開她手腕上的鐵鏈,深深看了她一眼,隻留下一句:“老實待著,彆耍小花樣。”等秦禮走後,林棉慌忙把穿上衣服,縮在床腳瑟瑟發抖。剛纔的一幕還冇有將她從恐慌中脫離出來,她緊緊抱著膝蓋,縮在角落一動不敢動。太可怕,太絕望了。每一分每一秒,都像是在走鋼絲。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墜入萬丈深淵。秦禮出去之後,很久都冇有再回來。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推門進來,給她扔了一包衛生巾。從包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