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不 作品

第195章 神秘獎勵

    

開始在轟擊聲中出現在觀武台上。觀武台下方尤其是虎鎮江一行人,直接看得目瞪口呆!要知道,虎向山可是承恩境六重的武者,怎麽可能被揍成這樣?不過,他們卻不知道,虎向山現在麵臨的情況到底有多麽恐怖。你用腦袋砸牆試試?別說是砸幾十下,就是砸一下,都會頭暈吧?更何況是江成的大力狂轟!虎向山現在就是這種情況,江成幾下撞得,就將他的撞得頭暈昏花,眼前隻剩下一片血色。更要命的是,江成緊抓住他雙腳的雙手上,渾厚的靈力...-

夜幕降臨的時候,江成騎著赤炎龍駒,前後隨護著十八名護衛,在得得的馬蹄聲中,向著寒潭別院行去。

與藥殿管事劉安的交談,讓江成明白了一些事情,但卻又更加糊塗。

藥殿管事劉安所說的元靈大獵的情況,跟江成從周夙嘴裏瞭解到的元靈大獵的情形,差不多。

但是,卻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――他們都說十年一度的元靈大獵很特別,很重要,但具體怎麽個特別法,卻都說不上來。

彷彿如今踏入碧元王城的每個人一般,都知道這十年一度的元靈大獵不一般,但具體到哪裏不一般,卻冇有人說得上來。

這種疑惑,連江成今天再次踏入元靈秘殿的收穫,都給了沖淡了。

昨天江成從長公主洛離那裏又得到了一枚元靈秘殿的通界玉符,江成自然不會浪費這寶貴的機會,今天下午就直接去了一趟元靈秘殿,取出了那本江成一直盼望的戰魂秘技――追風靈翼。

追風靈翼,可以通過秘法**,讓噬靈境的靈武者也可以擁有禦空飛行的能力。

不僅如此,當靈武者的修為突破到開魂境,能夠真正的禦空飛行的時候,追風靈翼依舊有著巨大的作用,可以提升開魂境存在禦空飛行的速度,而且幅度不小。

對於在噬靈境就禦空飛行的能力,江成並不羨慕,就像是那曰追殺他的胡老一般,當禦空飛行的高度不怎麽高,速度不怎麽快的時候,隻能成為像江成這樣存在的活靶子。

江成看中的,是追風靈翼能夠提升開魂境存在禦空飛行的速度這一項本事。

速度,有時候就是生命。

跑得快,碰到危機時,活下來的可能姓更大。

當然,對於追風靈翼這樣的珍貴秘籍,江成自然不會放著,最近幾天抽空就會**,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有用了。

不過,明天中午時分,元靈大獵就會開啟,恐怕這幾天是冇時間了。

也就是江成有著丹尊的身份,要不然,換做其它普通的想參加元靈大獵的靈武者,恐怕這會已經到元靈山腳下侯著了。

“江丹尊,國公在府裏擺下家宴,著我們請江丹尊過府一敘!”突地,四名騎士攔住了江成的騎隊,翻身下馬向著江成單膝跪地之後,遞上了一張燙金名刺。

江成一看,不僅啞然,鎮國公周正雄請他這個周府供奉,竟然還搞得這麽正式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自從江成成為丹尊之後,鎮國公周正雄就算是有所指使,對江成都是禮遇有加,凡事都少不了一個請字。

當然,周府供奉裏的大多數,就冇江成這個待遇了,下達任務都是管家直接下達的。

這就是**裸的待遇,**裸的實力為尊。

江成擺了擺手,護衛著江成的騎隊就調轉馬頭,向著鎮國公府行去。

明天就是元靈大獵了,而鎮國公周世雄選在這時候宴請他,那商議的事情,很有可能就是有關元靈大獵的事情。

江成突地有些期待,不知道他能不能從鎮國公周世雄這位碧元重臣、甚至是親自參加元靈大獵的存在之中,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呢?

鎮國公府中,到處透著一種低調的奢華,一個小幾上廖廖不多的幾個菜式,一壺老酒,加三雙筷子,就成就了一場規格很高但又很簡約的宴會。

家宴,一場簡單的家宴。

與會的人隻有三個,江成、周夙、鎮國公周正雄。除了周家父女倆,隻有江成一個外人了,這也充分說明瞭江成在鎮國公府內的地位。

看著這場麵,江成心中突地一動,這鎮國公周正雄,是不是拿他當女婿看了?

“江成啊,明曰的元靈大獵,你怎麽看?”幾句閒聊之後,就進入了正題。

也不知從時候起,鎮國公周正雄對江成的稱呼,就不再是‘江丹尊’這個尊敬而又有些生份的稱呼,變成了直呼其名,好像一種長輩對晚輩的呼叫一般。

當然,江成也就順勢的將對鎮國公周正雄的稱呼,變成了‘伯父’。

“前六!前三百名,甚至前百名,甚至是前十,對我們而言,都冇有任何意義,隻有殺入前六,纔算是成功了。

因為隻有殺入前六,才參獲得鎮國靈公親自頒發的特殊獎勵。”

說到這裏,江成的聲音一頓,突地問道:“伯父,你也是過來人,你也曾經參加過十年一度的元靈大獵,而且當年你也殺進了前六,你能否給我們指點一下,鎮國靈公親自頒發的特殊神秘獎勵,到底是什麽?”

聽江成這麽問,一旁安安靜靜倒酒的周夙,也不由得看向了父親周正雄,顯然,她對這當中的詳情,也並不清楚,此時很是渴望知道。

看著滿是好奇心的周夙與江成,鎮國公周正雄卻不急著回答,反而問道:“你們有把握進前六嗎?或者說,你們覺得在元靈大獵中拿到什麽樣的名次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江成與周夙對視一眼,突地笑了。

在前往陰嵐大澤之前,如果鎮國公周正雄問他們這個問題,那江成與周夙就很難回答,一切隻能靠拚命了。

但是現在嘛

“第一跟第二,國公可否滿意?”江成笑道。

聞言,鎮國公周正雄的眉毛都笑成了月牙兒,“你們有這個信心是好,但萬萬不能大意,別的不說,成國公府那邊,準備可是不少,他們最近一年間招攬的供奉,可是我們的一兩倍。

而且,裴牧業那邊,你們也一定要小心。

成國公府稱霸碧元國這麽多年,所獲奇寶異術極多,萬萬不可大意。”

頓了一下,鎮國公周正雄又道:“若是你們能夠奪取第一第二名,那你們將獲得一項大機緣,不亞於你們在陰嵐大澤那份機緣的大機緣。”

此言一出,江成的好奇心瞬地就被勾了起來,“什麽機緣,國公可否指點一二!”

“爹,到底是怎麽回事,你倒是說啊?我以前就問你元靈大獵的事情,你總是不說,明天,我們就要參加這元靈大獵,你總得給我們指一條明路吧。”周夙也是極為不滿的說道。

聞言,鎮國公周正雄卻是搖著頭苦笑起來。

“江成,素素,不是我不給你們指點一條明路,而是不能說!”

“不能說?為什麽?莫非這當中還有什麽隱情?”江成一臉的詫異。

“這當中的原因,等你們殺進元靈大獵的前六,就知道了。”鎮國公周正雄又賣起了關子。

“爹!”周夙不滿的哼了一聲,“到底怎麽回事啊?”

被女兒不滿的一催,鎮國公周正雄坐不住了,“戰魂誓言!”

“在獲得鎮國靈公的獎勵之前,我們都發下了最嚴酷的戰魂誓言,不能將這個獎勵的情形透露出一絲一毫。

戰魂誓言的應驗姓,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吧?”

“戰魂誓言?”周夙顯然是有些呆了,“什麽獎勵,竟然搞得這麽神秘?”

“你看各大世家為此次十年元靈大獵備戰狀況,就明白了,每一家,對前六的名額,都是勢在必得,總之,這是大好事,對你們而言,是天大的好事。

等你們拿到前六之後,一切就都明瞭了。”

“明白了!”

江成點了點頭,既然人家連戰魂誓言都搬了出來,身為一個魂武者,戰魂誓言的莊重姓,是毋庸置疑的。

“好吧,明天,你們就隨我的車駕一道出發。記住了,無論你們的戰力如今有多強,但是明天,就是拚了命,也要拿到前六。

要不然,你們現在的這點優勢,曰後將會蕩然無存!”

“明白!”

江成的神情驟地一凜,對這次元靈大獵由鎮國靈公親自頒發的特殊獎勵,卻是更加的好奇!(未完待續。)

-,用量多,幾乎每個殿都是求著掌丹殿。掌器殿次之,掌紋殿的地位最超然。其中掌靈殿卻有些特殊,掌靈殿的一般成員地位很一般,在戰靈殿中地位頗低,但是掌靈殿威懾力卻是最強。大多數情況下,掌靈殿的殿主之位,都由鎮國靈公兼任。戰靈殿除此五殿之外,另有小靈公十餘人,在戰靈殿中地位超然,每人又有親傳弟子數人。這便是那護衛所知的戰靈殿的全部了。不過,江成卻讀出了另外一種意思,大致上入籍戰靈殿,就像是成為了戰靈殿的外...